image of napa winery

Wine 101

这些女性正在对环境的可持续性进行独特的尝试和行动

五月 05, 2021

Written By 卡拉文

当您听到世界的可持续发展时,您会想到什么?对于某些人来说,这就是我们人类如何能更好地照顾地球母亲的想法。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会认为是要制作可生物降解或由回收塑料和其他天然产品制成的产品。无论您的定义如何,有一件事是肯定的:我们所有人都需要為可持续性承担责任并利用我们所拥有的来改善我们目前的生活。

在葡萄酒行业,可持续性不仅仅跟生产一些葡萄酒的农业过程,以及生产瓶子、罐头和盒子的制造过程有關聯。更准确地说,它可以被视为一种更全面的方法来改善从葡萄藤到玻璃的整个行业,这包括葡萄酒组织内的社会可持续性。

几十年来,在多样性和包容性方面的發展缓慢下,葡萄酒一直并可能将继续是一个男性主导的行业。根据The Wine Nerd和Lift Collective的2020年性别平等研究,「61%受访者估计需要10年以上的时间才能在葡萄酒行業裡实现平等。」虽然这个时间線看起来可能很长,但有些开拓者正在证明从葡萄园到董事会会议都有可能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Coravin-Women-v3

12位女性在可持续发展方面迈出一大步

认识这十二位女性,她们利用自己的平台为葡萄酒行业的可持续发展方面迈出了一大步。

  • Chevonne Ball:作为一名经过认证的侍酒师和法国葡萄酒学者,Ball把Willamette Valley当作自己的家,并正在改变人们对俄勒冈葡萄酒的看法。她最近被评为2020年葡萄酒爱好者的40位40岁以下的品酒师之一,并被SevenFiftyDaily评为新星。作为她的旅游公司Dirty Radish的创始人和所有者,Ball提供引人入胜、有深刻见解和令人愉悦的特色葡萄酒品尝、咨询和策划体验。 

  • Simonne Mitchelson and Justin Trabue:2020年夏天,葡萄酒行业变革者及其同事Mitchelson和Trabue决定创立Natural Action Wine Club,这是一个非营利组织,它不仅支持BIPOC天然酿酒师,还鼓励更多有色人种在行业内寻找工作。「我们的目标是在营造一个公平的环境下发挥作用,以反映我们的世界并因此改善我们的社会,」他们在他们的网站说。

  • Justine Osilla:在家人大力鼓励她从事医学事业的同时,Osilla选择跟随自己的心,将她对葡萄酒的热爱变成她的梦想和事业。自从把赌注押在自己身上,她就有不同机会在该行业的各个方面工作:从销售和营销到葡萄园和酒窖的管理。当她没在Instagram上分享她的生活时,Osilla在弗雷斯诺州立大学学习酿酒学。

  • Chenoa Ashton-Lewis:Ashton-Lewis是第三代的葡萄农民,她的酿酒之旅始于她在索诺玛县的家族葡萄园。 2019年10月,Ashton-Lewis与Will Basanta一起开始了她们的酿酒之旅,此后一直用自己的方式酿造Ashanta葡萄酒 — 她们没有采用传统的酿酒方法,并使用80%来自女性种植者的有机和/或生物动力农法耕作的水果。 Ashanta葡萄酒没经过滤和精制,也没添加二氧化硫,让水果发出最纯净的光芒。

  • Lindsay Hoopes:作为第二代掌门人和终生葡萄酒爱好者,Hoopes致力于改善纳帕谷的农业社区。在Hoopes Vineyard,她采用了再生农业实践和生物多样性农业举措 — 所有葡萄园都配备了「全面放牧」的动物、水循环系统和旨在增强生态系统整体健康的生物多样性实践。

  • Be The Change Job Fair的创始人:这四位女性进入这个行业加起来超过25 年,汇聚了她们对葡萄酒的才华和热情,带来了变革。Cara Bertone、Philana Bouvier、Lia Jones和Rania Zayyat原本打算于2020年3月参加会议,但最后变成通过Zoom建立了饮料行业第一个以多元化和包容性为核心的招聘会。

  • Hispanics in Wine的创始人:在从事葡萄酒公关工作时,Lydia Richards和Maria Calvert有一个想法,就是要创建一个组织,让拉丁裔专业人士感到有信心并鼓励他们在葡萄酒行业从事工作。 Hispanics in Wine拥有30多名成员,将继续发展并扩大至作为西班牙裔/拉丁裔在饮料行业的根基。

我们迫不及待地想看看这些了不起的女性在2021年及以后会取得怎样的成就。有兴趣了解有关葡萄酒世界实践可持续发展的更多信息吗?加入我们将于2021年5月24日举行的全国葡萄酒周,该平台将讨论如何使葡萄酒行业从葡萄藤到瓶子,以及介于两者之间的任何地方都更具可持续性。